当前位置:qdsm.cn健身青岛肠胃医院女生玩微信红包接龙输10万元 报案未果反成被告幸福村交友
青岛肠胃医院女生玩微信红包接龙输10万元 报案未果反成被告幸福村交友
2023-01-10

楚天都市报讯(记者余皓)女大学生木子(化名)玩微信红包接龙,一年输了10万元,被微信红包接龙群中认识的朋友带到小额贷款公司贷款12万元(本报2016年5月31日A04版曾报道)。木子自称仅拿到5万元,她的父亲李飞(化名)怀疑微信红包接龙群中有些人与小额贷款公司是一伙的,报案说对方诈骗或赌博,但立案未果,木子反而接到法院传票,借款出借人陈某将她告上法庭,要求偿还12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。4月26日下午,此案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开庭。

4月26日下午,记者在江汉区法院见到了23岁的木子。青春靓丽的她回忆,2015年5月,她在武汉一所知名高校读大三,被同学拉进了一个微信红包接龙群,发的都是拼手气红包。开始只是30元、50元的玩,慢慢上瘾后,木子加的专业抢红包群越来越多,发的红包也越来越大。高峰时期,木子加了40多个微信红包群。木子的父亲经商,每月给她3000元以上生活费。2015年一年木子总共发了206万余元微信红包,抢了196万元红包,输了10万余元,欠了债。

2015年12月,红包群群友陈某主动联系她,号称认识借贷公司的。木子和陈某一起来到武昌汉街附近的一家借贷公司。木子只想贷款2万元,把欠同学的钱还了。借贷公司业务员王某表示可以贷款8万元,贷得越多利息越低。木子心动了,签字贷款8万元。

扣除家访费、劳务费、开办费、押金等费用后,木子仅拿到借款5万元。她将2万元还了同学,剩余3万元又去抢红包,再次打了水漂。

木子的父亲得知后将她责骂一顿,替她还了4.5万元借款。

2016年4月下旬,业务员王某跳槽到中北路另一家公司,木子被迫在该公司签了4万元的借款合同。木子说,钱虽然打入了她的银行卡,但卡被放贷员拿着,说是要还第一家借贷公司的钱。这时,她才知道,两家借贷公司是有联系的。“我在对方逼迫下,打了总计借款12万元的欠条。”“她去年本应本科毕业,因为这事,毕业证都没拿到,今年还要补考……”谈起女儿木子,父亲李飞痛心疾首。今年3月底,木子接到法院传票,她被“出借人”陈某告上了法庭,要求偿还12万元本金及利息7800元。

此案在江汉区法院开庭。法庭辩论期间,木子的代理人向法官申请原告陈某到庭应诉,并将借款业务员王某等人追加为本案第三人,一并参与诉讼,有利于法庭查明案情真相。法官准许。

木子说,12万元借款她只拿到了5万元,还了4.5万元,加上对方要她买烟、请吃,差不多也达到了5万元。法官表示将择期再审。